【性别观察】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给





美国史丹佛男大生性侵案,轻判六个月的刑责引起社会譁然。受害的女大生发出了一封长长的信,致社会、致体制、致加害人与倖存者。我们不能再隐瞒痛苦、无视痛苦。受害者以自己的身躯为路径,邀请所有人看见疼痛。(同场加映:巴西里约热内卢 16 岁少女轮姦案:我们要反覆提醒世界,正义尚未来到)

她醒来时,世界摇摇晃晃的,头上扎满针叶,头还有点疼,许多人诧异、惊恐地望着她。从家人的口里得知,她刚经历一段性侵案,男子褪去她的衣物,拉着她的头髮去撞击地面上的落叶,然后开始将手指深入她体内,然后男子说,这不是性侵,是女孩的肢体动作在召唤、是彼此醉后的无知。突然,这个世界充满怜悯的眼神不像心疼,更像準备好遗弃她了。

这是受到全美关切的史丹佛男大生性侵案,被告 Brock Allen Turner 在法庭声明自己「太醉」才做傻事、只进行「指姦」推翻犯罪。被告父亲在开庭前写信致信法官,说明:儿子已因事件受到严重的精神焦虑困扰、甚至被永远禁赛(被告为史丹佛大学游泳健将)。他活了二十年,只是因为这 20 分钟酒后乱性的行为坐牢,毁了前程。

6 月 2 日,性侵案宣判出炉,Brock 被判处 6 个月刑罚,表现良好的话 3 个月可出狱,但必须服 3 年缓刑。这样的刑责引起群起激愤,有人走上街头抗议,有人说为什幺男子的大好前程比女孩的身体重要?法官判刑的依据为:在喝醉情况下,被告年纪轻以及无犯罪纪录。

【性别观察】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给
(史丹佛学生抗议)

6 月 3 日当天,受害者已七千字投稿 Buzz Feed 网站,一封自白,致信给这个纵容强暴文化的男大生、男大生的家庭、美国法院、以及整个社会。

以下,我们根据受害者的几个节录,来看这次的强暴案,不单是一则男孩强暴女孩的新闻,更是体制强暴性别的世界现况。

受害者的第一现场:不被纪录的精神伤害

被告父亲以「儿子二十年的人生,不过是出了 20 分钟的错误行为」想逆转结局。同时,这位受害者的伤痛经验是不易被彰显的,法庭上我们关注犯罪事实,却轻忽受害者的心理伤痛。

【性别观察】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给

性侵害创伤者复原历程很複杂,「受性侵犯的经验」可能产生以下两种情形。一被侵犯的经验可能造成受害倖存者身体上的痛苦,二是受害者回想经验里有「愉悦」成分。若是第一种感受,受害者会感到害怕及恐惧;第二种,受害者会陷入自责和罪恶感。许多被性侵经验里两者兼具,因此受害者觉得自己「不正常」。社会若以外力向受害者投向「指责」,更加深他们复元路径的困难重重。

这样的「问题」二度伤害一名被强暴的女性,在一般性侵案里,受害者经常要遭受这样的暴力对待:法官的质疑、社会的质疑,是否一位女性穿了什幺衣服、平常是否有喝酒行为、性生活混乱,就会改变强暴的犯罪事实?

脱我衣服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的手

她是一个派对动物、她是一个酒鬼、她热爱性爱⋯⋯。总总生活痕迹, 一旦加诸在受暴者身上,就成了罪名。被告用老掉牙的方式咎责受害者:是她勾引我、让我以为她很想要。

这时,民众会问:「你为什幺不拒绝?」受害者说明,身为一个已经醉倒的人、完全失去意识:「要怎幺证明我没那个意思?」尔后,你心中又起了质疑:「那你为什幺要喝醉?」。(同场加映:裙子穿得再短,都没有人「应该」被侵犯)

问题,永远出在受害者身上。所以法庭以「私生活」为线索咄咄逼人,彷彿证明她是一个「私生活不检点」的女性,就活该被强暴。我们要看见的是製造受害者位置的那双手,而非推翻受伤经验。

【性别观察】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给
(示意图,非受害者)

从轻刑看见不敢承认痛苦的社会

犹如前阵子辅大性侵案质疑学生「你不要踩在受害者的位置上,我要知道你身为一个女人在这件事学到的经验」论述,我们习惯探讨受害者是否值得成为一个受害者。同样,法官严以待受害者、宽以律被告,以「男大生还年轻」为藉口判下轻刑,无疑是轻视受害者经验。

刑责可以量化,伤痛无可比拟。陈洁皓在〈伤痛是一生的梦魇〉里回应近期的性侵事件:「身为一个性侵受害的倖存者,我想说疗伤是一件困难的事,很多时候,你还无法釐清自身的伤痛,就必须面对排山到海而来的怀疑与不信任。伤痛是一生的梦魇,这种强制性的回忆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。然而压垮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,通常来自于内心最期待与信任者的背叛。在这沉默的结构之中,许多受害者毫无出路,只能选择结束生命。」

无论是法庭上的质疑,或是判刑结果,都像是给了倖存者冷漠的一击,社会压迫的不仅是容易受到身体骚扰、性侵害的族群,更是压迫痛苦、不承认痛苦。(推荐阅读:从拉肩带男孩到默许强暴的社会:我的身体,不是你的游戏)

除了判刑,我们也期待看见面对案件里的受害者或加害者,都该有更完整的心理配套措施。判决结束了以后,当事者都还有一段更长的路要走:面向心里的缺憾、面向同侪的异样对待、面向社会的无视⋯⋯。我们需要一个能够看见痛苦、处理痛苦的世界,去陪伴受伤的人群、你我,理解自己。

写给犯罪者与倖存者:我们的人生,都还要往前

【性别观察】「性侵我的不是酒精,而是你」史丹佛性侵案受害者给
(示意图,非受害者)

最后,她有话想对所有倖存者说,也有话对加害者说。

发生过的事,不会因为漠视而消失,它就是一直存在那里,与希望一样。只要你一回头,总是能看见。于是,那些黑暗的事,因为伴随的黎明有了存在的理由。我们要做的不是扼杀错误,而是正视错误,并且试图从伤痛里,找到人们活着更好的动机。(推荐阅读:别让身边的性侵受害者沈默:陪他走过伤痛的六个疗程)

没有人知道,还要多久,我们才能远离「为犯罪的儿子理直气壮的父亲」与「把性侵行为试图合法化的男大生」、远离把男人前程与女性身体权益放在一个天秤的法院。在这些世界的喧哗过后,我们转过身,还要做个正直的人,还要相信,拆解疼痛会换来自由、会鬆绑那些日夜被父权价值禁锢的身体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